从叶卡捷琳娜时代到列宁格勒,走近欧洲艺术之都圣彼得堡篇(四)

栏目:神话 来源:广州报讯 时间:2019-09-15

作为一个因为拥有274座博物馆而着称的城市,如果你想要游历完圣彼得堡,即使走马观花地一天参观两个博物馆,也要用上近半年的时间。冷战结束后,随着意识形态纷争的减少,西方世界的人们重新将目光投向这个寒冷的国度。他们惊奇地发现,这个在他们眼里,充满着令人恐惧的“红色”的地方,竟然存在着如此辉煌的文明:日本刀和美制刀备受全世界的刀具爱好者追捧,但是俄罗斯的手工制刀也是十分精美,只不过因为信息闭塞,所以不为人知;同样,作为除了德奥之外,古典音乐第三大国,俄罗斯也有许多造诣很高的作曲家、交响乐团,和同维也纳爱乐大厅一样金碧辉煌的交响乐厅,但却始终被意识形态的隔阂所累。


我眼里的圣彼得堡,和布拉格十分的相似。老城区星罗密布着各种不同的世界文化遗产,在这里,你不需要拿着谷歌地图或者是其他的旅游指南,紧张地安排着每天的日程,去完一个地方就急忙赶往下一个地方,生怕耽搁了时间;你只需要带上你的手机或者是相机,在老城区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就好,走累了就坐下来,找个街边的咖啡馆来一杯纯正的咖啡——说不定这里的某一款,就是哪位诗人曾经心爱的味道呢?

圣彼得堡是一个并不太苏联,甚至是现代俄罗斯的地方。作为世界上最早按照统一风格规划建造的城市之一,圣彼得堡很多设施和布局,都依然维持着几百年前的样子:沙皇统治时期“所有建筑物都不能高于伊萨基辅大教堂”的规定,到现在依然被人们当作惯例遵守着;市中心的布局和走向,一如几百年前叶卡捷琳娜时期的样子;很多建筑物都拥有着百年历史,只是在内部进行着局部的翻新;坐在咖啡馆外的遮阳伞下,在手冲咖啡的醇香丝丝入口时,你也可以欣赏着附近精美绝伦的建筑群们,尤其是被称为“俄罗斯最完美的巴洛克建筑”的斯莫尔尼修道院。


因为饱受第一、二次世界大战的摧残,在西欧腹地,很多曾经精美绝伦的建筑,都已经被毁了,即使剩下的得以幸存的,也有很多只是断壁残垣了;但是在圣彼得堡,你可以欣赏到几百年前的、没有遭受任何毁坏的完整建筑群——这里存有1000多个保存完好的名胜古迹,包括548座宫殿、庭院和大型建筑物,32座纪念碑,137座艺术园林,此外还有大量的桥梁、塑像等等。其中,最着名的名胜古迹有彼得保罗要塞、彼得保罗大教堂,以及要塞附近的彼得大帝小舍、海军部岛上的彼得大帝夏花园、华西里耶夫岛上的缅希科夫公爵府、涅瓦河畔的伏罗佐夫大臣府和斯特罗加诺夫大臣府等等。这些18世纪早期的建筑,具有俄国早期巴洛克式建筑的典型风格。

在这个建筑群中,作为帝王级巴洛克建筑的冬宫广场尤为着名。作为罗曼诺夫王朝的皇宫,这里曾经极尽奢华。如今,在十月革命爆发的百年后,这座旧皇宫,以全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的埃尔米塔日博物馆(即冬宫博物馆)的形象,又重新回到大众的视线中。

尽管这座城市遍布着大大小小不同的博物馆,但是每当你走入一个新的博物馆,技艺精湛的创作者们,通过他们饱含哲学思想的作品,都能引领着参观者,窥探到曾经这个帝国里市井生活和自然风光的缩影。

作为了解俄罗斯绘画艺术史的首选地,俄罗斯国立博物馆的近40万件藏品,几乎囊括了自十二世纪以来、直至二十世纪的俄罗斯美术史。透过一幅幅画作,参观者仿佛闯入了希施金画笔下那个充满生机的世界:在夏日晨间的森林,是包含着诗意的、活泼的小熊们,在妈妈的带领下来到林间玩耍;和煦的阳光,透过苍天大树打在灰熊们的身上;清新的空气浸润着森林,年轮已经多到无法用肉眼看清的树群巍然挺拔。而在冬日,则完全相反,森林间充满着静谧的肃杀之气;皑皑白雪装点了每一棵参天大树,不知是因为过于年迈,还是因为枝干不堪寒流的侵袭,而轰然倒下的树干,悄无声息的躺在雪中;画面里除此之外一无所有,那些夏天活跃于森林各个角落的小动物们,都因为处于冬眠期,而在自己秋季就已经准备好的小窝里歇息着。尽管这些并不是俄罗斯罕见的自然美景,但却因为画家本人对于自然的理解,和他们精湛的绘画功底,而显得十分动人,习惯了钢筋混凝土的参观者们,能在这些画前体会到身处自然之中的美好。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则与之相反。尽管在时光的流转中遭遇兴衰变迁——侵略者的铁蹄曾在此驻足,十月革命的第一炮也在此响起——但冬宫用它坚固的高墙,抵御了岁月的侵蚀,完整地保存着所有沙俄帝国以来所收藏的艺术品,和它们所传递出的美好与文明。除此之外,这座屹立在涅瓦河畔的气势恢弘的巴洛克宫殿,本身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作为博物馆最主要的、也是最吸引人的组成部分,冬宫最早是叶卡捷琳娜大帝的私人博物馆。而如今的埃尔米塔日博物馆,不仅只有冬宫,更包括了冬宫广场上的另外五座建筑。博物馆共有约400个展厅和陈列室,藏有从古到今270万件艺术品,其中包括1.5万幅油画和蛋彩画、1.2万件雕塑、60万幅线稿、100多万枚硬币、奖章和纪念章,以及22.4万件装饰艺术品(decorative art)。其中古希腊的陶器瓶绘艺术、古罗马的大理石雕刻艺术和西欧绘画艺术三部分藏品,在世界收藏界享誉盛名。曾有人统计过,若想走尽埃尔米塔日博物馆的开放区域,行程约计22公里之长,就算只在每副画作前停留5分钟,也需要20年之久。这里了囊括整个西方艺术史,其他任何博物馆都几乎难以望其项背。尽管许多因为战争所掠夺来的藏品取之不义,但这里是沙皇时代最为辉煌的见证,数百万件藏品和璀璨夺目的宫殿,为参观者们书写了一部宏伟壮丽的欧洲艺术史。

知乎上曾经有一个超过300人回答过的热门问题——“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地理位置不好?"。当笔者看到这个问题时,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俄罗斯。作为一个大半国土都建立在西伯利亚冰原之上的国度,尽管在上个世纪已经探明了俄罗斯的资源储藏量居世界第一,但是在几百年前沙俄的铁蹄肆虐欧洲、圣彼得堡成为欧洲艺术中心之时,这里依旧是那个西欧的王侯们印象中极度不适宜人类居住的不毛之地。也许是因为靠近北极圈所带来的极昼和极夜,“不夜城”的极昼狂欢,使人们在载歌载舞的同时,也添上了一分浪漫主义的情怀;而处于极夜时,过于漫长的黑夜,除了带来最原始的恐惧,也能让人沉得下心来,更善于思考。除此之外,过于严寒的气温,和很多地区长达半年的雪虐风饕,让这里的原住民们拥有了更为坚韧的品格,他们将这些情怀都倾注于自己的作品中。无论是古典音乐、芭蕾、绘画、宗教、文学甚至是雕塑,俄罗斯艺术都独具一格,且居于世界的最顶峰。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城市,能像圣彼得堡一样,将以上种种全部聚集在一起:在马林斯基剧院,你可以欣赏位列世界四大芭蕾舞团的基洛夫芭蕾舞团的表演;在涅瓦大街上,你可以感受到三个隶属于不同教派的大教堂和睦共处百余年,相安无事的景象,远道而来的教徒们各自手持圣经虔诚的祈祷,也可以在不起眼的咖啡店里追随普希金最后的身影,而隐藏在城内各个角落的博物馆们就像一扇扇任意门,引领你完成一段穿越时空的旅行。


不夜城的狂欢之曲即将响起,在夏至之时,晚上11点多,太阳缓缓落山,留下漫天彩霞即使到了午夜,太阳隐在地平线下,但余光仍在。凌晨1点,天色便开始转亮,太阳又缓慢的再度升起。这座饱经风霜的城市历经了白色恐怖,又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遭遇纳粹历时900天的围城,150万人魂断于此,其中64万人死于饥饿和寒冷,即使这样也从未屈服。如今,这座城市也已不再作为俄罗斯的首都而存在,但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关于艺术之美却历久弥新,并成为了欧洲游客的主要旅游目的地之一。漫天烟花在美丽的涅瓦河畔散落,屹立在此数百年的冬宫也一如往常一样以一个守护者的姿态温柔的注视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人们。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